中國西藏網 > 讀書

《雪山上的達娃》:信念守望與生命見證

李學斌 發布時間:2019-06-25 08:52:00來源: 中華讀書報

  對人類而言,那些與人共處一室的動物往往具有多重意義。它們既是情感層面的陪伴者,也是行動層面的參與者,更是價值維度的見證者。正因如此,在人類特定的生活境遇里,不僅躍動著動物的身影,而且其獨特的生命方式、情感表達,還無時無刻不在闡釋自然的神秘與神奇。從這個意義上說,文學、藝術中那些與人類毗鄰而居的動物既是動物,也是人的另一種存在——人類生命的折光與鏡像。軍旅作家裘山山的兒童小說新作《雪山上的達娃》就是如此。

  故事頗具傳奇色彩。西藏邊境小鎮亞東,一只走失的幼犬“達娃”與年輕的邊防戰士黃月亮不期而遇。由此,一只幼犬開始了從懵懂小狗到勇猛軍犬的成長之路。在雪域高原人跡罕至的果東拉軍營哨所里,初來乍到的“達娃”先后遭遇了雷暴、雪崩、酷寒、大雪封山等嚴峻考驗。與年輕邊防戰士守望相助、休戚與共的日子里,“達娃”不僅增長了本領、強健了體魄、磨煉了意志,更見證了一代又一代西藏軍人以頑強、堅韌、信念、勇氣所締造的生命奇跡、精神豐碑。

  同以往那些單一視角書寫軍營生活的作品不同,《雪山上的達娃》采取了一“實”一“虛”、雙線并行的敘事方式。寫實層面,新兵黃月亮第三人稱視角的人物敘事,細致入微地描述了果東拉哨所艱苦、單調的軍營生活;虛擬層面,懵懂小狗“達娃”第一人稱視角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則傳達了雪域高原惡劣環境下,黃月亮、宋老兵等軍營衛士情感和心靈的鮮活、豐富。這種“虛實疊合”“雙軌并行”的敘事方式相得益彰、珠聯璧合,不僅讓雪山哨所單調、孤寂的生活節律顯示出雙重視野下的勃勃生機,而且還經由“達娃”陌生、新奇的“他者”立場,彰顯了守疆衛士艱危環境里傲然不屈的強勁意志與精忠報國的奉獻精神。

  “愛”在故事里,不是抽象玄虛的說教、縹緲無形的概念,而是具體而微、催人淚下的行動。黃月亮追尋父親足跡的拳拳之心、宋老兵風暴夜的犧牲精神、老排長鴻雁傳書的綿綿思戀、盧作家哨所采訪的情不自禁,以及黃爸爸七封信里的遺憾和赤誠。當這些源自于對親人、戰友、祖國的愛以小狗“達娃”視角感知、體味、表達出來的時候,個中意味就愈顯深厚與寬廣。正如黃月亮信中所寫:“有一種情感,不是友情卻賽過友情;有一種情義,不是親情卻勝似親情。”這是一種小到憐惜遺失小狗,大至恪守軍人職責的情義,它以愛的豐富和赤誠,詮釋了熠熠閃光的當代軍魂。

  “有一種人,他們奔赴高原,不是為了好奇,不是為了風景,不是為了寫作,不是為了舞蹈……他們對西藏的愛,不是源于感情,而是源于責任。”這種責任既是為國仗劍的豪邁,也是堅守邊疆的忠誠;既是千里跋涉的勇毅,也是凌寒傲雪的堅忍。它不僅是雪域高原艱危環境帶來的意志考驗,更是孤獨、寂寞中心靈上的自我救贖與抗爭。由此,小說中,“責任”就具有多重涵義:對軍人而言,它是保家衛國、守望和平;對親人而言,它是情感所系、精神傳承;對自我而言,它是自我重塑、心靈再生。由此,黃月亮從爸爸那里繼承的,就不僅僅是七封家書,而是星火相傳的期待與承諾,生生不息的情義和責任。

  信念指一種具有方向感和實踐意義的心理定勢。它往往通過物化形象或情感意象寄寓行動目標、體示價值取向。小說里,黃月亮的信念既源于對血脈親情的珍惜,也來自與艱苦環境的拼爭。父子之愛深厚,戰友之情摯誠;風雪酷寒交迫,貧瘠孤獨圍困……這一切都讓他和戰友們經受了雙重的心靈鍛造、精神洗禮。于是,當高原杜鵑盛開的時候,跨越嚴寒、高高飄揚的,就不止是高原哨所上的鮮紅國旗,更有雪域高原代代相傳的信念根脈、獵獵軍魂。

  從這個層面上說,《雪山上的達娃》借助一只普通軍犬,昭示了西藏軍人的精神世界:越是貧瘠的環境,越彰顯責任的重大;越是艱危的條件,越體示精神的偉岸;越是孤獨的心靈,越迸射愛的赤誠。雪域高原的險峻,邊疆哨所的蒼涼不僅孕育出了滿山杜鵑的鮮艷、壯美,更映照出一代一代西藏軍人心靈的寬廣與堅韌。

(責編: 王東)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福彩黑龙江p6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