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生態

山綠牛肥風景秀——西藏拉薩市堆龍德慶區門堆村的生態蝶變

凃瓊 發布時間:2019-06-25 08:30:00來源: 拉薩晚報

  盛夏,西藏拉薩市堆龍德慶區唯一也是最為偏遠的純牧業村——門堆村,進入了最有生機的季節。漫山遍野的小葉杜鵑開得燦爛,牦牛散落在兩山之間,吃草漫步,靜謐和諧。

  門堆村平均海拔4500多米,夏天還較為舒適,冬天時常零下十幾度,冷風呼嘯。沿著進入村委會唯一的路,緩坡向上就到了門堆村重點公益林管控站。管控站由一間簡陋的屋子、幾張凳子和一張桌子組成,烤火的爐子還是去年才有的。

  管控站前橫著一條繩子,要想從這里過,必須得經過檢查。在管控員扎西羅布的講述中,我們才明白這樣做的“良苦用心”。

  1980年6月,西藏決定在兩年內免征農牧業稅。長久以來,門堆村村民自給自足,幾乎沒有勞動力出去打工,經營性收入更是這幾年才出現的一個新詞。一家幾口人靠著放牧生活,牦牛和羊群是他們的一切。

  在村里的組織下,門堆村村民靠著售賣小葉杜鵑來交農牧業稅。這樣過了幾年,農牧業稅收停止后,門堆村村民又用相同的手段賺取收入、改善生活,砍伐小葉杜鵑一度是他們獲取收入的唯一方式。

  “當時村里規定,每個家庭每年能采兩個手扶拖拉機的量。”在扎西羅布的記憶中,一個拖拉機能運一百來斤的小葉杜鵑,可以收入1800至2000元。

  變化悄然而至。漸漸地,村民發現,山上的植被越來越稀疏,過去在山中出沒的豹子、熊等野生動物沒有了蹤跡,直到自家的牦牛找不到吃的了,大家伙兒慌了起來。

  牦牛之于牧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村民們寧可自己餓著也不能讓自家牦牛受餓。“到了2003至2004年左右,我們真正開始害怕了。牦牛是我們重要的家庭成員。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村民自發地禁止砍伐小葉杜鵑販賣了。”村委會主任扎確說。

  扎確記得,那個時候關于保護環境的文件也多了起來,環保成為大家工作時經常談論的話題。加上村委會工作人員的強調,牧民們的環保意識也漸漸增強。

  2010年,當時的堆龍德慶縣建設了重點公益林管控站,要求門堆村召集管控員開展巡邏,負責共計76959.04畝的管控區。門堆村委會組織了包括村“兩委”班子、小組組長以及普通村民在內的32人。這32個管控員每年能得到7200元補貼,白天山上巡邏,晚上監控是否有偷采小葉杜鵑行為。“當時挑選的標準就是比較有威望和說服力的。在村委會這一基層群眾自治組織里,這樣的人才能更加高效地解決問題。”扎確說。

  不在山上巡邏的時候,管控員們就會在這間小屋子里守著唯一一條進村的路。雖然村民們對維護生態平衡的概念理解得很模糊,但他們明白“這里的山山水水,養育著這里的每一個生靈,守護它們就是守護自身生存家園”這個道理。

  2015年,由于生活水平提高,以及門堆村的生態保護成績突出,管控員的補貼由每畝3元漲到4.85元,每年補貼11664元。扎西羅布很高興,但他更高興的是因為他的工作,他、他的家庭、他的祖輩的家園有了很大改善。“我們的工作說不上多偉大,簡單、重復,但至少我自己認為是很有意義的。”

  在門堆村,大山是除了牦牛以外當地牧民們最重要的依靠。如今,仍然靠著大山吃,只不過方式變了——更好地守護它。

(責編: 于超)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福彩黑龙江p6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