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專題2019 > 聽風觀云話西藏 > 專欄文章

遙遠的石頭

吉米平階 發布時間:2019-05-20 14:48: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前不久看過一篇報道,說的是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現代陸地生態系統起源與早期演化”研究團隊,首次公布了他們的一項研究成果,根據他們對西藏產的琥珀化石的研究,表明4000萬年前的西藏中部就如同今天的西雙版納,溫暖潮濕,處處是高大的龍腦香科植物。

  西藏中部,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那曲市申扎縣以及周邊的廣大地區。請想象一下,在4000萬年以前,我們所在的這個地方是一片熱帶雨林,海拔不會超過1300米,那時候,岡底斯山已經高高地聳立在了南邊,而喜馬拉雅山脈至少還有一部分被海水覆蓋,直到2400萬至1500萬年前才成為世界屋脊。喜馬拉雅山脈的隆升阻擋了南亞季風氣團向北移動,高原內部逐漸干旱,但它的導流作用將季風送往東南部,造就了那里一片魚米之鄉。

  高原隆升后,披毛犀、北極狐這樣一些哺乳動物的祖先在這里出現,在第四紀大冰期來臨時,已預先適應了寒冷環境的它們“走出西藏”向北遷徙,北極狐在北極圈附近留存至今,而大型貓科動物的祖先——最早的雪豹也同期出現在高原,美洲豹、金錢豹、非洲獅等都是它的后裔。此外,隆升前的藏北存在大片熱帶、亞熱帶森林。結合歐洲和北美的化石同類來看,青藏地區在新生代早期曾是植物擴散和交流的“樞紐站”。植物界的“拓荒者”們經由這里去往歐洲、北美,其后裔仍是今天熱帶和亞熱帶的常見物種。

  這就是幾千萬年前的藏北,在我們現在站立的地方,曾經綠意蔥蘢、生機盎然,是許多種動植物生存和繁衍的樂園,更是它們由此出發,走向世界走向未來的出發點。

  在申扎,縣文化局的同志帶我到了雄梅鎮的一處舊石器發現點。離公路不遠的一處緩坡上,有方圓幾百米的面積,到處散落著經過過加工的石塊。以我有限的考古知識,這些石器以龜背形刮削器為主,可以用來剝獸皮、刮獸肉和加工皮革。文化局的同志告訴我,據考古專業人士說,這一處舊石器遺址應該是在3萬年左右的舊石器時代晚期。這時候,隨著生活環境的變遷和生產經驗的積累,過去揀拾的方法有時不能滿足生產和生活上的需要,在有條件的時候,古人便從適宜制造石器的原生巖層開采石料,制造石器。因此,一些能夠提供豐富原料的山地就會有人從周圍地區不斷來到這里,從巖層開采石料,乃至就地制造石器,因而出現了一些石器制造場。

  石器原料開采和比較固定的石器制造場的出現,是社會生產力發展的標志。的確如此,在石器發現的周圍,我們沒有看到相同的巖石層,顯然加工石器的原材料是從別的地方開采的,同時也沒有在原地發現動物的骨骼之類,說明這里是一個石器的加工點。也許那個時候,這里的氣候還不像今天這樣嚴酷,周邊有許多狩獵部落,他們中的一些人成了專業的手藝人,用制作好的石器換取食物,因為這種工具與狩獵和吃獸肉有密切關系。在這處舊石器發現點,我們看見了用著石器的原材料石坯,看見了加工的半成品和廢品,更多的是刮削器,它們劈裂面平坦,背面隆起如龜背,遍布加工痕跡。文化局的同志告訴我,他們已經申請相關部門要將這條路過的公路改道,避開這一處發掘點,將它保護起來。我倒覺得,作為舊石器的發現點,保護起來是必要的,但那些散布的舊石器的成品半成品,還是應該收集到專業部門保護起來,以供研究和展示用。

  手里拿著這些冰涼的石器,想象著就在此地,曾經有一雙3萬年前的手摩挲過它,擁有過它,感到有點不可思議。那個時候,作為西亞、中原和東亞的走廊,藏北的古人,是不是也跟各方古人產生過某些交際。

  在申扎開筆會的一天,會議組織我們前往色林錯,頭天晚上下了小雪,出了縣城,我們就行駛在茫茫的雪野中,這個時候視線極好,遠處的風景,不遠處的藏羚羊、黃羊(也叫藏原羚,屁股上圓圓的一個白色的心型圖案,跑起來一蹦一跳,格外顯眼)、藏野驢,近處的牦牛和羊群,構成一幅和諧的畫面。雪后初晴,白云在天邊鑲嵌出一道亮麗的邊際,映襯得天空由蔚藍變成了藍黑色,這時,從白云深處,出現了一條長長的黑線,還沒有等我們辨識出到底是什么,這條黑線已越來越近。原來,這是成千上萬由北向南與我們相向而來的南飛的大雁!在藍天白雪的襯托下,時而飛出人字型時而飛成一排的雁陣,讓我們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等有人反應過來想拿出手機相機拍照時,剛剛還熱鬧非凡的天空已歸于寂靜,大雁們已經掠過我們的頭頂,給我們留下了遠去的背影……從兩輛中巴上下來,所有人都激動不已,剛剛天上的喧鬧此時又轉移到了地上,一群人嘰嘰喳喳,紛紛表達著自己的激動。是啊,雁南飛,本來是一種生命的本能,但在這樣高寒的地方,在這樣藍天白雪的環境下,看見雁南飛,還是給人一種震撼,一種發自內心的對生命的禮贊。

  感嘆完畢,繼續乘車北行,這時,一抹湛藍出現在眼前,繼而擴大,充盈整個視野——色林錯,這就是色林錯,它靜臥在那里,波瀾不興,連接天地,是大海的感覺。沒來由的,我耳邊響起來前蘇聯歌曲《深深的海洋》:深深的海洋,你為何不平靜,不平靜就像我愛人,那一顆動蕩的心……

  大家在湖邊上手舞足蹈,各種感嘆,各種照相。我看見月牙形的湖岸上,一層一層的水漬,像是大地的筆記本,記錄的是歲月流逝,記錄的是歷史久遠。

  神奇的藏北,荒涼之下竟掩蓋著這么多神奇的過去,令人對這片土地,有了一種別樣的認識。(中國西藏網 文/吉米平階)

(責編: 胡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塔青和他的世界

    W020180718564084412485.jpg
    塔青是西藏自治區那曲市申扎縣的野保員,正式稱謂叫野生動物協議管護員。申扎縣有42個野保員,塔青是他們的頭兒。[詳細]
  • 雙湖,前世和今生(一)

    W020181216597924094602.jpg
    在藏北色林錯,看見許多地方都設置有整齊的圍欄,我不解其意,了解以后才知道,有關部門本來是準備把色林錯周邊開發成一處高端旅游點,但圍上之后有礙動物的自由遷徙,現在已經開始拆除了。[詳細]
  • 雙湖,前世和今生(二)

    W020180727811819639862.jpg
    雙湖2012年11月建縣,我在雙湖入住的賓館看見一個紀念雙湖建縣的兩個巨大的藏式銅壺造型,取的是“雙壺”的諧音。其實雙湖縣名稱的來由,是因為曾經的政府辦公地附近分別有康木如湖和惹角湖兩個湖而得名。[詳細]
  • 雙湖,前世和今生(三)

    201710291509245496656_140.jpg
    在雙湖的兩天,沒有來得及深入到它的內部,但它給我的獨特感受,卻是在任何一個別的地方都無法獲得的。[詳細]
福彩黑龙江p62开奖结果